湖南幸运赛车app|湖南幸运赛车定位走势
加載中 ...
您的位置:首頁 >行業頻道 > 社會 > 正文

祖孫2人53年間先后被拐 孫子搶劫獲刑無法相見

2016-07-29 17:28:42 來源:重慶晨報-上游新聞

  楊國防與兒子4歲時的合照。

  楊國防夫婦當年與兒子楊博唯一一張合照。

  河南新密——陜西渭南,是77年前爺爺被拐的路。

  陜西渭南——河南浚縣,是24年前孫子被拐的路。

  “為什么命運要捉弄我們一家人,我被拐過,孫子也被拐過”,90歲的楊喜來老淚縱橫,仰望著蒼天。

  因為人販子,楊喜來一家人的命運在幾十年的歲月里苦苦掙扎著。

  一個人販子,一場耗時24年的尋親拉鋸戰,讓一個家庭變得悲傷沉淪,讓一個孩子身陷囹圄。

  失蹤

  全村人不眠不休,提著燈打著火把尋找5歲娃

  楊國防一家都是最典型的中國農村普通家庭。父母健康,兒女雙全,夫妻和睦。

  這一切,在1992年7月1日這天破滅。

  這一天,楊家最寶貝的小兒子楊博丟了。

  每次回憶起丟娃的記憶,楊國防眼前總會出現大片大片金黃色的麥粒,耀得眼生疼。

  “那天是1992年7月1日,太陽天,就和最近幾天一樣,正是適合曬麥子的好天氣。”講起兒子丟失時的場景,楊國防總愛從曬麥子說起。

  那一天是農歷六月初二,關中平原上的麥子已經成熟了。

  楊國防早起望了望屋外,刺眼的陽光預示著這是一個曬麥子的好天氣,妻子張麥香正準備去鄰居家幫忙蒸饃,父親楊喜來正準備去公社開黨員大會,5歲的兒子楊博此時正滿屋子玩鬧,這是一個中國農村家庭最普通的日常寫照。

  楊國防心系著家里還未曬完的麥子,他想趁著好天氣趕緊把麥子曬好。

  “出門前娃突然聽到外面有賣吃西瓜,娃從小調皮貪吃,我就只給娃買了一牙西瓜吃了,吃完過后娃還要吃,怕耽誤了時間,我也沒給娃買,就去曬麥子去了。”

  楊國防沒有預料到,這竟是他與孩子相處的最后情景。

  此后的24年里,楊國防一直記得那牙幾分錢的西瓜以及楊博不高興的小臉。

  “中午我曬完麥子回家,娃還沒回來,當時也沒在意,娃從小被慣著有點頑皮,我們都以為娃在哪個鄰居家玩,忘了時間。”

  事情并不像這一家人最初想象的那么簡單,直到當天下午,楊博仍遲遲未回家,感到不妙的楊家一家人開始在村里挨家挨戶問,找遍了整個村子也沒有找到楊博,這時一個可怕的念頭出現在楊國防的腦子里——娃丟了!

  事情很快傳遍了整個村莊,全村的村民都加入到尋找楊博的行列中,那一夜,整個甘井村無眠。

  如今村里年齡稍大的村民都還清晰地記得那一天,全村人不眠不休,提著燈打著火把,找遍了整個村子的各個角落。

  村里一位當天正在集會上擺攤的老人告訴楊博的爺爺楊喜來,曾在集會上看到楊博跟著一個男子走了。

  楊喜來的第一感覺就是娃被拐了。

  這讓楊國防一家人感到絕望。

  尋娃

  一次次希望又一次次被打碎,痛苦得讓他無法自拔

  對于這個家庭來說,拐賣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

  早在民國28年(1939年),楊博的爺爺楊喜來被人販子從河南密縣拐賣到陜西省合陽縣黃埔莊,“當時家里窮,一個男人找到我說讓我和我哥跟他走有飯吃,我和我哥就被他帶到了黃埔莊,40塊錢把我賣給了一戶人家。”

  時年13歲的楊喜來已經意識到自己被拐賣了,在養父母家,他并不幸福,直到養父母在收養他不久后生下男孩,楊喜來則被這個家庭無情地拋棄了。

  此后,楊喜來獨自流落到甘井村,在這里扎根打拼,直到后來成家立業。

  有著被拐賣的經歷,讓楊喜來更加擔心孫子的情況,孫子丟了,我去找!

  楊喜來背著一條板凳、一塊磨刀石,開啟了一場持久的尋孫之路。

  尋孫道路上,楊喜來不知道結果,也看不到終點,一次次的升起希望,又一次次在希望被打碎后痛苦得讓他無法自拔。

  這個倔強老人的腳步遍布陜西、河南、山東等地,“老人只要稍微聽到有人說哪里可能有楊博的消息,就馬上出發,逢人就問有沒有1992年收養過一個小男娃,沒錢了再回來,最長的時候出去了2個多月,就這樣不間斷找了14年,直到年齡大了,找不動了才沒再出去。”楊喜來的女兒說。

  楊喜來的女兒回憶起當時的父親,用了一個“倔”字。

  這個字似乎包含了楊喜來在尋找孫子這件事情上的態度。

  如今已經90歲高齡的楊喜來還能記起尋找楊博的許多細節,他記得在火車站曾有一個在化肥店看大門的男人跟他說過,看到楊博被一對男女帶上火車,其中女的還是個齙牙;他記得一個鄉里鄰居曾告訴他,認識拐走他孫子的人,他帶著這位鄰居前往河南尋找,途中鄰居卻改口稱被拐走的不是楊博,不了了之;他還記得他走過的每個地方,看過的每一個1992年收養的小孩。

  爺爺楊喜來看著孫子的照片。

  煎熬

  如果那天沒有去曬麥子,兒子是不是就不會丟

  老人外出尋娃的日子里,楊國防夫婦倆則用了很長的時間來試圖治愈楊博丟失后帶來的傷痛。

  楊國防開始整日長時間的沉默,他害怕聽到“西瓜”兩字,一聽到西瓜,兒子當時那張不滿的小臉就會浮現出來。

  他更害怕去曬麥子,他在心里無數次想過,如果那天他沒有去曬麥子,是不是兒子就不會丟,他感到無比的悔恨和愧疚。

  “整日昏昏沉沉的,沒有精神”。楊國防說,仿佛兒子的走帶走了他的精氣神。

  他關掉了維持家里營生的豆腐作坊,不再種麥子,開始種起了蘋果樹。

  傷痛似乎并沒有因此遠去,而是愈加強烈。

  “每日都想娃,特別是每年的7月1日,還有每年農歷6月20日娃的生日,這兩天特別想娃,控制不住,想著他去了怎樣的家庭,過得好不好,有沒有好好讀書,有沒有好好吃飯。”說著,楊國防抹了把眼淚。

  村里人似乎都感受到了這一家人的變化。

  “楊博他爸自從那以后,性格大變,以前很是開朗,你看現在,他腦子都有點不正常了,話都不怎么說,整天都木得很。”

  “好好的一個家庭就這樣了,沒有后人怎么行啊,最后還要女兒招上門女婿,可憐得很。”

  楊國防夫婦倆每日都在兒子走丟的陰影里煎熬著,張麥香每每回憶起改變命運的那一刻,仍會止不住嚎啕大哭起來。

  “我恨人販子,我恨他,我無數次詛咒過,讓他們沒有好下場。”楊國防堅定的表達著自己的恨意。

  找家

  “每逢過年或者過節我都是自己在房間里磕幾個頭大哭一場!”

  楊國防一家人始終沒有放棄尋找孩子,2009年公安部啟動了“全國公安機關查找被拐賣/失蹤兒童DNA數據庫”,由于當時楊博丟失后,楊國防夫婦曾到當地派出所報警,因此在全國啟動數據庫后,楊國防夫婦被通知前往采血,將夫婦倆DNA錄入了公安系統的數據庫。

  2014年,央視公益尋人節目《等著我》開播,從此以后看節目成了楊國防夫婦倆的固定安排,他用筆一記下一個個尋人熱線和相關信息。

  “每次看著節目,我心里總想著別人能找到,咱也能找到我娃。我從來就沒有放棄,我相信我娃在等著我。”

  就在楊家找孩子的同時,他們不知道當年走失的楊博同樣也在苦苦的找尋著自己的家人。

  2008年12月1日,“寶貝回家”網站上出現了一則尋親信息,尋親編號為5049的張四海,登記了自己的資料。

  在這則信息中,張四海說自己頭上一個旋,左肩后有一個黑痣,右背部有一個小黑痣,左眼眉內有一明顯的疤痕,是小時候在家門口磕的。當時是找小朋友玩時被拐的,一個男的給了個糖,醒來就在火車上了,此后并坐了汽車……他還上傳了自己被拐賣后拍的照片,以及2008年的照片。

  戶籍顯示,張四海登記的是河南省鶴壁市浚縣城區。

  這則消息引起了“寶貝回家”志愿者小梅的關注,隨后小梅與張四海取得聯系,2009年在小梅等人的幫助下,張四海在廈門當地采血錄入了“全國公安機關查找被拐賣/失蹤兒童DNA數據庫”。

  小梅稱,在“打拐”DNA數據庫中,張四海是幼時被拐賣、成年后尋找親生父母的第一例信息數據。

  此后,張四海在自己的尋家貼后面留了一大段文字,將多年來心里的情緒宣泄了出來。

  張四海還記得自己有個小名叫波(音)娃子。

  在留言中,張四海是這樣表達的:“以前小的時候想的是等成人了有一定的經濟基礎以后再找家!小時候的心酸我現在都不敢想!‘每逢佳節倍思親’這句老話我是深有體會的,小時候每逢過年或者過節我都是自己在房間里磕幾個頭大哭一場!”

  2009年10月,小梅在網站為張四海尋親展開了搜索,經過比對,曾經找出過四川綿陽的一對尋子父母,這對父母失蹤的孩子,與張四海極其相似,在小梅和四川綿陽志愿者的幫助下,張四海與這對父母見了面,一同去做DNA鑒定。鑒定結果顯示,張四海與這對父母并無血緣關系。

  這次失敗的尋親還曾被當地媒體報道過,在此之后,小梅回憶起來,希望破滅后的張四海十分失落,但并沒有放棄找尋親人。

  “家中的爺爺奶奶不知道今生還有機會再見不,想想他們那時候對我那么好,我做孫子的一天也沒有盡過孝,真的不知道回到家該怎么面對!以后不管遇到什么困難我都不會放棄找家的。”張四海說,“人從哪來的,還是要回到哪里去的”。

  犯罪

  網上被招募,綁架武漢房姐后獲刑16年

  命運似乎總愛開玩笑,正當雙方都努力尋找彼此時,張四海卻因犯搶劫和綁架罪被捕入獄,被判有期徒刑十六年。

  2013年,湖北武漢發生“最富環衛工女兒綁架案”。

  湖北媒體報道了“武漢千萬房姐掃大街”的故事,讓4名債務纏身的男子心生歹意,綁架她的女兒,勒索500萬元。2013年11月,江西上饒人吳某在網上看到新聞,產生了綁架“房姐”女兒勒索錢財的念頭。

  判決書顯示,張四海因玩彩票欠了信用卡的錢無法還上,看到吳某在“百度貼吧”上發帖后雙方取得了聯系,他作為被招募者參與了綁架案,綁架了武漢“房姐”女兒勒索500萬元。

  這起綁架案被偵破后,2015年,湖北省武漢東湖新技術開發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張四海有期徒刑十六年。

  目前,張四海正在湖北省沙洋監獄服刑。

  2016年4月,湖北省監獄桂警官聯系到寶貝回家網志愿者小梅,稱張四海在獄中仍希望找尋自己的親生父母,“聽到前幾年還跟我一起尋親的孩子如今在監獄里,心里十分難受,總覺得如果早兩年找到他的父母,或許他就不會走上這條道路了。”

  此后,小梅在寶貝回家網中注意到2015年楊博父母發布的尋子貼,將兩條帖子的信息對比后,小梅認為張四海與楊博有許多的共同點,于是上報網站查詢楊博父母與張四海的DNA血樣。

  這次對比DNA帶來了一個轉折。

  楊博奶奶聽說孫子找到,天天坐在家門口椅子上盼望著孩子歸來。

  24年

  “為什么命運要捉弄我們一家人,我被拐過,孫子也被拐過”

  2016年7月1日,距離楊博失蹤已經整整24年。

  這一天亦如24年前的那天,陽光依舊燦爛,楊國防已經不再去曬麥子了,他害怕那金燦燦的黃色,害怕想起那個可怕的中午。

  但楊國防夫婦難以克制地又再次想起兒子。

  楊國防從一個老舊的抽屜里小心翼翼地拿出僅有的3張兒子小時候的照片,仔細打量著,“我娃現在在哪里啊,過得怎么樣。”這樣的話在楊國防心里不斷地重復著。

  直到中午,夫婦倆人仍舊無精打采,此時甘井派出所的民警出現在楊家,“你們的娃找到了,跟我們去派出所吧。”

  聽完這句話,楊國防夫婦愣了一下,他不敢相信,狠狠掐了一把自己的手臂,“我怕我在做夢。”

  在派出所,這對夫婦沒有等來一起歸來的兒子,等來的卻是兒子在監獄的消息,“先喜后憂,如果我當初沒有曬麥子,我兒子也許就不會丟,也許他就不需要遭這么多罪。”說完,楊國防夫婦嚎啕大哭起來,似乎要將這24年來的壓抑、焦慮、傷心全部傾瀉出來。

  得知孩子已經找到,楊國防夫婦看著兒子照片哭了起來。

  這個家庭的成員在命運的一次次糾纏中終于找到彼此。

  湖北省沙洋監獄里張四海也在其主管警官的告知下,知道了他的尋親路終于終結了。

  “他顯得十分高興,一直說著感謝。”主管警官這樣形容當時的張四海。

  如今,楊博找到了的消息在甘井村傳開了,“這么多年了,楊家終于找到孩子了,可惜了這個孩子,從小吃了這么多苦。”一位村民感嘆道。

  “如果當初楊博沒有被拐走,作為我們表兄弟中最小的一個,肯定會有很多哥哥愛護他,他會在一個很好的環境中成長,我們很難想象從小知道自己是被拐賣的表弟是怎樣長大的,受了多少苦。”楊博的表哥張先生哽咽著。

  如今的楊家已不再是楊博離開時居住的土窯洞,而是在旁邊修起了一層平房,為走失的孫子哭瞎了的80歲奶奶如今每日都坐在門口盼望著孫子歸來。

  家里的每個人小心翼翼地守著一個秘密,他們不想讓這個已經飽受命運折磨的老人再承受孫子入獄的消息。

  “我要見我孫子一面,我怕再不見一面,我再也見不到了。”90歲的楊喜來淚流滿面,他不斷用力捶打著自己的胸口喊著,“為什么命運要捉弄我們一家人,我被拐過,孫子也被拐過,現在還在監獄里。”

  “沒想到娃離開后還記得自己是被拐賣的,沒想到他那么早就去采集DNA要找我們了,是我們來晚了,如果我們再早一點,娃現在怎么會走上如今這條路。”

  陜西省公安廳打拐辦工作人員表示,目前正在準備楊博父母DNA數據資料與張四海的信息進行比對,盡快出具一份親子鑒定書。

  湖北警方表示,只要一接到親子鑒定書,將在最快的時間內安排雙方見面。

  “我們現在就想見娃一面。”楊國防說,他要準備一大個西瓜,“這一次,我要讓我娃吃個夠。”

  楊家的農場上,空蕩蕩的,不再有金黃的麥子在太陽下暴曬。

  24年已經過去。

湖南幸运赛车app 重庆时时彩apk安卓系统 安卓手机游戏软件下载 彩票走势图大厅 老时时走势图360 极速塞车开奖结果官网 重庆时时在线计划 下载app送20元彩金集合 山西快乐十分数投遗漏 河内彩开奖号码记录 赛车皇家彩世界开奖记录